日本老兵亲述抗日 “隧道战”:最先挖地道的是

时间:2019-09-16

  

日本老兵亲述抗日 “隧道战”:最先挖地道的是日本兵

  刘老回忆说,日军想找一两千人的24团,恐怕是找不到的。整个24团,分散在根据地和游击区的各村地道中,只有当有战斗任务的时候,部队才会集中,打完又分散开来,连团长也不例外。刘老回忆,他一次接到侦察参谋的情报,要向团长汇报,是换了三次接头地点,最后在一口井中暗藏的地道里找到团长的。当晚,通过通信员召集团部人员和两个连队集中,第二天,打了日军一个“宣抚班”。按照日军想法,一个团,总要有个团部,有各个部门,直属队,勤务兵,参谋,电台,辎重……带着这种框框去找,那永远也找不到24团的。由此可见地道在平原敌后作战中的作用。 那么,在日军的记载中,对地道战又是怎样描写的呢?“地道”在日语中写作“地下道”,更多的时候,日本人把土八路的“地道战”称为 “隧道战”。 河北军民发明的地道战,是怎样一种独特的战法呢?斋藤写道:“最初,他们只是挖个地窖,躲避日本军的抓捕。然而,将其向深处延展,就形成了相通的地道。当然,地下道的入口,是开在日本兵不容易找到的地方。比如,外表看来是一口井,或者是一个猪圈里的草垛。即便是我们发现了,也没法进去。从地下道的秘密入口进去,里面竟然有时会达到人可以站着行走的高度,在一些地方,为了防止日本军放毒气,还会设立夹层结构。各处都有通风孔和观察外界动静的窥视口。这样的地下道,把家与家,村子与村子连接起来,甚至发现过连接进县城的地下道。八路军和农民都从事这种挖洞的工作,为了不让日本军发现他们的秘密,他们甚至会用柳条筐把土运到地下道以外两三公里的地翻抛弃。于是,冀中地区一带的地下,出现了世界战史上无可匹敌的,状如蛛网的巨大地下壕工事。” 这种封锁沟深四米,宽四米,工程量浩大。日军普遍采取征召当地农民的方式进行开挖。这种手段,在面对深得民心的八路军时并不特别有效,八路军经常发动民众,一夜之间就把日军苦心挖成的封锁沟填得平平整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电影《地道战》已经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揭示了当时河北军民怎样在平原上利用这一独特战术手段与机动火力都处在绝对优势的日军周旋。然而,实战中地道战的作用究竟如何,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其中,也不乏“土八路,瞎胡闹”的观点。 原日本陆军63师团老兵斋藤邦雄曾长期在冀中作战,对八路军颇为熟悉。回到日本后,他这样描述他所了解的河北地道战:“要在山区,遭到日本军队攻击的时候,(抗日军民)可以带着家财器物逃到日军顾及不到的深山中去。但在平原,这就不可能呢。想想看,一个平原的村子,四面被围,那无论怎样藏,都能被找出来吧?” 书中纪录道,我第一次八路军的地道战,是在保定东方叫做白洋淀的湖边。当时我们正在对其附近的一个村庄发动攻击。讨伐队在这里发现了大约一个小队(一个排)的八路军,他们从村中撤出,逃到了村边的一座庙里。我军(指日军)立即将其包围,向如同袋中之鼠的这伙八路发起了猛攻。最初,八路军从庙中不断还击,但渐渐还击的活力开始减弱。20分钟以后,连一发子弹的还击也没有了,完全停了下来。尽管没有还击,但我们并没有发起冲锋,因为这可能是诱使我们发动攻击的圈套。日本兵将计就计,我们向庙宇发射了烟雾弹,然后发出呐喊声,却并不真冲。这样做,会让对手以为日本兵开始冲锋了,常常会乱扔手榴弹来阻止我军,如是三两次,我们就要发动真的冲锋了。但是,这一次,庙里什么反应都没有。于是我们决定强攻——在机枪的射击掩护下正面攻击,同时以两个分队(班)上了刺刀,从左右包抄过去,李霄鹏:格德斯在逐渐融入鲁能 金敬道带伤登场,看对方如何应付。结果,却发现庙里一个人都没有。 按照斋藤的说法,八路军搞地道战,竟然是在日军的启发下开始的,这可就有点儿不可思议了。斋藤讲,最初在河北平原上开始挖坑的,并不是八路军,而是日军。当时,八路军在保定以东的冀中地区积极组织抗日,与日军争夺这片农产品丰富的平原地带。为次,日军在河北平原上修建了大批碉堡,并采取挖封锁沟的方式,切割八路军的根据地。 原冀中24团作战参谋刘居仁回忆,地道战是八路军能够在平原坚持的重要作战手段,他本人就是一个地道战的受益者。1942年夏末,他在和另一个团的作战参谋取联系时,与日军扫荡部队在中闾一个村子狭路相逢。两人见势不妙匆忙躲进了地道。此时日军骑兵就在地道上方通过,蹄声如雷。刘老回忆当时最担心日军的战马把地道顶盖踏破。 庙中弹痕如同蜂窝一般,正中间供着一尊油彩斑驳。“奇怪,敌人跑到哪儿去了?”这个庙肯定有到外面的秘密通道。“这个神像有点儿可疑。”有人这样说。虽然觉得怀疑不见得靠谱,但我们依然把神像挪开了,结果,下面出现一个大洞!这个洞完全可以让人钻出去逃走。“他们会不会就躲在洞里?”我们小心翼翼地用手电照亮里面,里面空空如也。可是,谁也不敢就这样钻进洞去搜索。八路军逃到这个庙里,然后作出还击抵抗的样子,看来都是为了逃走争取时间。“找柴禾,烧了这个庙!”有人提议。受到提醒的士兵们开始寻找枯草的时候,队长跑进来,命令大家立即出发离开这里。我们刚刚离开这座庙不到三分钟,八路军的迫击炮弹就在庙门前炸开了。很明显,这是逃走的八路军看到日军钻进庙去,反过来用炮来攻击我们了。如果出发得晚一些,面对八路军这种巧妙的地道战法,我们闹不好会把命丢在这里吧。 斋藤在和八路军的作战中,曾经亲身领略过地道战的滋味,并在自己的书中记录了一段相关经历。 1941年5月1日,日军对冀中军区发动了著名的“五一大扫荡”,由于敌强我弱,八路军各部纷纷边打边撤,向平汉路以西的山区转移。为了坚持当地斗争,鼓舞军心士气,冀中24团奉命留在当地,继续与日军在平原地区作战。日军屡次试图捕捉该部,却因为每次无法掌握其行踪而失败。但刚一松懈,某个防范不周的汽车队,又会被这支部队打一个人仰马翻。日军眼里,行迹飘忽的24团成了冀中平原上的“幽灵部队”。当时的冀中,被日军用封锁沟条块分割,碉堡炮楼密布,在这张蜘蛛网上,一两千号人的24团,是怎样把自己像影子一样隐藏在这片土地上,并坚持作战的呢?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